2015-11-12 17:03:40 来源:
0


1964年7月,中苏边界谈判取得重大进展,但此后急转直下,双方关系陷入僵局。外交部解密档案中,一份《毛主席关于苏联划别国领土太多的谈话》揭开了这段尘封的历史。

谈判的调子急转直下

1964年年中,从东交民巷40号中苏边界谈判会场,不时传出缓和的信号。这时,毛泽东发表了一个讲话,使谈判的调子急转直下。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时,有一日本代表问他对苏联占领日本千岛群岛的看法。毛泽东发表讲话:“……外蒙古的领土,比你们千岛的面积大得多。我们曾提过把外蒙古归还中国,他们说不可以……有人说,他们还要把中国的新疆、黑龙江划过去……100多年前,把贝加尔湖以东,包括伯力、海参崴、堪察加半岛都划过去了。我们还没跟他们算这个账。所以你们那个千岛群岛,对我来说,是不成问题的,应当还给你们的。”

毛泽东的讲话迅速在全世界传开。苏方代表团团长泽里亚诺夫上将感觉不可思议。5月初,他曾专门飞返莫斯科,获得赫鲁晓夫许可,在根据条约划定边界和解决边界全线问题上迎合中国。这已是苏方作出的很大让步。于是,谈判很快就东段边界的绝大部分走向达成一致。双方同意在以黑龙江、乌苏里江为界的地段,以两江主航道的中心线为界。中国一侧的400多个争议岛屿,以及约600平方公里的争议水面划归中国。珍宝岛等岛屿归属中国。

双方代表团都沉浸在一种就要水到渠成的轻松气氛中。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暗礁”,就是不平等条约问题。

毛泽东“背后推一把”

这个问题其实在2月谈判的一开始就提了出来,只是在后来谈判进入解决具体问题的通道后,关注有所转移。

中方这次谈判的底线是一定要苏方承认清政府与沙皇俄国签署的界约是不平等条约。同时告诉他们,中方并不打算据此收回被割去的领土,以体现中国的“宽宏大量”。谈判初期,中方满以为自己提出的要求对方会爽快地答应,毕竟“我要的只是面子,你得的却是实惠”。没想到这一要求却招致苏方的强烈反弹。在苏方代表团成员眼里,不平等条约问题简直就是一个圈套。他们认为,苏方如果承认了以往条约的不平等性,等于赋予了北京这样一种权力——即假如它认为有必要,莫斯科就应把1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归还中国。

双方在不平等条约上的纠缠,后来随着双方交换地图而有所消减,直到双方行将对东段边界达成协议时,还没有迈过不平等条约这一当初设定的“最低门槛”。毛泽东的这个谈话,就是想在关键时刻在背后“推一把”。

反修,还是让苏“紧张一下”?

毛泽东本人在后来会见外宾时,承认自己的这一讲话是为了让苏方“紧张一下”,“要让赫鲁晓夫从地面跳起几丈高”。赫鲁晓夫确实蹦了起来。9月15日,赫鲁晓夫也借助会见日本代表团的机会,对此事作出了回应。他说:中国各个朝代的帝王,是不逊色于俄国沙皇的掠夺者。如果谁把战争强加于我们的话,我们将会全力以赴地与其战斗。

对毛泽东的这一讲话,还有另外一种解读。毛泽东可能对边界谈判后来转入降低政治斗争调门、解决具体问题的方针不满,认为在原则问题上,刘少奇、周恩来等人有再度与“苏修”调和的倾向。在当年几次与外宾的谈话中,毛泽东都流露出对国内修正主义的焦虑。有人据此分析,当苏方不承认不平等条约后,毛泽东认为可暂不与苏联达成协议,维持中苏边界一定的紧张度,从而调动国内一切因素,投入反对修正主义的运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