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6 13:46:29 来源:
0


1955年“以向明为首的反党宗派集团”是发生在山东的最大冤案,它与“高饶反党联盟”一脉相承。在处理向明问题时,毛泽东曾说:“我每次坐火车从济南路过时,都不敢下车呢!”基本给向明下了定论。
 

“向明我支持他,他不支持我”

向明,原中共山东分局组织部长、第二书记。1950年底至1954年初,向明实际主持山东的党政工作。向明1938年任刘少奇的秘书,主持山东工作时一度是华东局第一书记饶漱石的部下,这些是他政治悲剧的缘起。高岗、饶漱石暴露抱团争权的私念后,毛泽东对向明也逐渐失去信任。

1953年春,中央组织部派人去山东调查官僚主义作风问题,与向明谈不拢只得返回北京。中组部副部长安子文越级向国家主席刘少奇反映,因此受到1953年调任中组部部长的饶漱石严厉责骂。这是后来中央断定向明是饶漱石的人的一大依据。

1954年初,中央酝酿加强国家计委(高岗担任国家计委主席)的领导班子,饶漱石曾建议抽调向明担任国家计委副主席,这也被认为是饶漱石想用向明作为同高岗搭桥建立联盟的工具。

导致毛泽东彻底对向明失去信任的,是1954年2月中共中央七届四中全会,向明在揭批高、饶的反党罪行时,被认为态度暧昧、发言空泛,没有如会议对他预期的那样揭出更为严重的问题。毛泽东在听取会议汇报时曾讲:“向明我支持他,他不支持我。”

“从济南路过时,都不敢下车”

1954年3月,高岗、饶漱石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6月,中央派华东局第二书记陈毅到山东检查向明同高岗、饶漱石的关系。

陈毅离京前曾向毛主席请示如何处理向明问题,毛泽东对山东问题看得很严重,对陈毅说:“我每次坐火车从济南路过时,都不敢下车呢!”但又说:“当然,你到山东检查向明问题要实事求是,不要受我的影响。”可以说,这时的毛泽东已经给向明下定论了。

陈毅对向明问题的处理一开始是比较慎重的,他提出了几种可能:一是向明基本是个好同志,但有缺点;二是向明基本上不好,但还有许多优点;三是向明闹独立王国,参加高、饶反党联盟。分局委员均表示向明基本是个好同志。

6月下旬,陈毅回北京向中央汇报,7月中旬回上海路过济南时,无奈地对山东分局副书记们说:“中央认为向明问题很严重,参加了高、饶反党联盟……”由于中央定了调子,1954年7月,向明被撤销一切职务,10月被开除党籍。

被认定是饶漱石的支持者

事实上,在1952年10月,毛泽东曾到山东视察过,在济南、曲阜等地住了两天,还参观了文物古迹。他为什么会说从济南路过时不敢下车呢?历史学者分析,也许1954年在毛泽东的眼里,向明既是刘少奇的人,又是饶漱石的人,单单不是毛泽东的人。

1955年3月,《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出台,最高层领导指出,向明是饶漱石反党活动的积极支持者和饶漱石右倾错误的忠实合作者。毛泽东插话说:“饶漱石跟向明、扬帆之间,也没有看见他们的条约嘛!所以,说没有明文协定就不能认为是联盟,这种意见是不对的。”

1955年9月,中共山东省委认定“以向明为首的反党宗派集团”,处理省一级的领导干部十数人,省直各级机关部门负责人近百人,原山东省委“全军覆没”。

向明于1955年调河北省农村工作部工作,接受了8年的隔离审查。“文革”开始后,向明又被戴上“反党分子”“走资派”等帽子,1969年下放河北省平山县“五七”干校,于当年12月18日病逝,年仅6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