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2 10:31:37 来源:
0


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上海后,黄金荣的大弟子杜月笙远走香港,而黄金荣却出人意料地留了下来,也未随同蒋介石去台湾。1951年的一个清晨,人们惊奇地发现,他在上海“大世界”门前扫地……

“观察一个时期再说”

1949年5月24日傍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七军、第二十军奉命进攻上海市区。翌日清早,一列火车满载前往上海的接管干部,在丹阳车站待发。上海市军管会代表杜宣就在这列火车上。

半夜,列车停在上海远郊的南翔站。杜宣不时听见响亮的炮声。上海宝山、月浦、高桥一带,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5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攻下了淞沪司令部,九江路上的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挂起了白旗,上海宣布解放,全歼国民党部队15.3万多人。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军事上的胜利在一夜之间取得,但接踵而来的接管工作,却是千头万绪。对于上海的帮会人物,该如何做好他们的改造工作,为我党所用?著名革命文艺家夏衍曾在《懒寻旧梦录》中回忆:南下之前,我和潘汉年一起,向主管白区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请示。我记得他(刘少奇)问潘汉年,青红帮会不会像1927年那样捣乱。潘回答,据他了解,黄金荣那帮人不会闹事。潘汉年分析了黄金荣的情况,认为黄金荣是反动统治时期帝国主义的走狗,蒋介石的靠山,他和他的门徒在上海干了许多坏事。但是他在解放上海时没有逃走,没有破坏,说明至少对我党不抱敌意。他现在不问外事,我们就不必把他当作专政对象,只要他表示态度就行。少奇同志要潘汉年告诉陈毅、饶漱石,“先不动他们,观察一个时期再说”。

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上海后,黄金荣手下的青帮大弟子杜月笙远走香港,而黄金荣却出人意料地留了下来。黄家上上下下二十多口人,都住在“黄公馆”,没有挪过窝。据说,黄金荣在上海解放前夕,没有随同蒋介石去台湾,原因有四:一是流氓具有极强的地方性。去了台湾,人生地不熟,他也就无势无力;二是他的财产大都是不动产。他曾向杜月笙商借20万美元,以便逃亡之后作花费之用,杜月笙居然没有答应,撇下他去了香港;三是他年已八旬,多病缠身,不像杜月笙小他20岁;四是他知道蒋介石大势已去,已跟共产党私下有所接触。黄金荣自己声称:“我已经是快进棺材的人了,我一生在上海,尸骨不想抛在外乡,死在外地。”

蒋介石下跪拜其为师

有“海上闻人”之称的黄金荣,是旧上海人人皆知的青帮大头目,“流氓三大亨”之首——另二人是杜月笙、张啸林。黄金荣1867年出生于浙江余姚捕快之家,小名和尚,绰号麻皮金荣。他没什么文化,12岁来上海,17岁时到上海城隍庙他姐夫开的裱画店里做学徒,后来步父亲后尘,考入上海法租界的“包打听”(即巡捕房)。此后,凭借他的精明,屡破大案要案,逐步升至上海法租界巡捕房唯一的华人督察长。

黄金荣深知,倘若不跟流氓结帮拉派,很难坐稳“督察长”的交椅。当年,上海流氓有所谓“许充不许赖”的规矩:如果你并不是某人的门生,却“充”某人的门生,是允许的;如果你是某人的门生,遇上麻烦时想赖掉,那是不行的。黄金荣依照这个规矩,冒充青帮“大”字辈张镜湖的门人,由此广收门徒。后来,他给张镜湖送去两万银圆,迫使张镜湖真的收他为徒。这样,他弄假成真,成了青帮“通”字辈传人。后来,随着他的势力的发展,竟然成了上海青帮大亨。

有了警界和青帮的双重地位,黄金荣“发”大了:闻名上海的“大世界”,归入他的“版图”;桂林公园,成了他的私家花园,称之为“黄家花园”;用他“三分之二姓名”命名的“黄金大戏院”建了起来;他还拥有上海四大京剧舞台之一“共舞台”、大观园浴室,以及“钧培里”、“源成里”等几十幢房子和苏州几百亩的良田……特别是钧培里,一幢三层洋房,有几十个房间,人称“黄公馆”。1911年后,黄金荣迁往这里,一住就是40多年,直至病死。黄公馆附近的房屋,大多由他的上千门徒租住,形成了黄金荣的势力圈。

黄金荣门生众多,其中鼎鼎大名的要数蒋介石了。原来,蒋介石年轻时是中国第一代股民。他从日本留学归来后,在1920年7月开业的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以“蒋伟记”名义炒股。到1922年春,血本无归,欠了一屁股债,债主们雇用青帮门徒向蒋介石逼债。失魂落魄的蒋介石求助于同乡、商界巨头虞洽卿。虞洽卿给蒋介石出了个主意,拜黄金荣为师,以求消灾。翌日,蒋介石在虞洽卿陪同下,来到黄公馆,向黄金荣递上一张大红帖子,上书“黄老夫子台前,受业门生蒋志清”。蒋志清是蒋介石早年用过的名字。蒋介石向端坐在太师椅上的黄金荣磕头行礼。这样,黄金荣就收蒋介石为门徒。

不久,黄金荣设宴招待蒋介石的债主们。席间,黄金荣指着蒋介石说,现在志清是我的徒弟了,志清的债,大家可以来找我要。债主们谁敢向黄金荣要钱?连声说“岂敢,岂敢”。黄金荣的一句话,就使蒋介石摆脱了困境。黄金荣还送给蒋介石两百大洋作路费,去广州投奔孙中山。

5年之后,蒋介石重返上海。此时的蒋介石今非昔比,黄金荣惊讶地得知,当年的蒋志清,便是当今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将军”了。1927年3月27日,蒋介石率领部队进入上海后,识时务的黄金荣赶紧去拜见蒋总司令,悄悄把门生帖子送还了蒋介石,蒋介石口口声声称他“黄老先生”,还留他一起用餐。

见到军代表很害怕

上海解放之初,慑于强大的政治压力,黄金荣曾把自己手下400多名帮会头目的名单,交给了上海地下党。所以解放后,青帮未敢作乱。

当时上海这里接管,那里接管,黄金荣却安然住在上海家中,没有碰他一根毫毛。这时黄家的排场还是不小,堪称大家庭,常住人口情况如下:大媳妇李志清(大儿子已死)、二儿子黄源焘、孙儿孙媳两位、门警两个、女佣三个、男佣五个、司机两个、三轮车夫一个、烧饭师傅两名等。

上海市军管会观察发现,黄金荣确实没有捣乱。他变成了十足的“宅男”,深居简出,不问外事,静居家中。他每天只是“早上皮泡水,下午水泡皮”,所谓“皮泡水”就是喝茶,所谓“水泡皮”,就是泡在澡堂里。他把吸大烟、搓麻将、下澡堂称为每日享受的“三件套”。

尽管中共高层从刘少奇、陈毅到潘汉年,都对黄金荣了如指掌,确定“不动他”的政策,但上海市民不了解,他们恨透了黄金荣,纷纷写信给上海市人民政府,强烈要求逮捕黄金荣,以至枪毙他。不久,作为接管干部的杜宣接到上海市军管会的命令——“接管”黄金荣,前往他家,对他进行教育性谈话……

杜宣记得,那是1949年的夏天,天气很热,他带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乘坐两辆吉普,直奔黄金荣的家。当时,黄金荣住在上海八仙桥黄金大戏院对面的“钧培里”。

由于事先得到上海市军管会的电话通知,黄金荣知道军管会的军代表要来,他连忙作了准备。当杜宣带着战士到达黄宅时,黄金荣已经早早打开黑漆大门迎接他们——

只见二三十个黄金荣的门徒,一律光头,上穿中式白短褂,下穿黑色灯笼裤,脚登圆口黑布鞋,一字儿摆开,分两厢站立,恭迎“长官”。杜宣一到,马上有人向里通报,黄金荣随即由两个徒弟搀扶着,急急迎了出来。他与杜宣在天井相遇。这时的黄金荣,已经81岁,中等个头,身穿一身白纺绸中式衣裤,面色苍白,虚胖,脸上的肉明显下垂。

黄金荣见到一身戎装的杜宣,以为要逮捕他,吓得双手颤抖,两腿哆嗦,竟然小便失禁,湿了裤子,即所谓“屁滚尿流”也。

杜宣问:“你就是黄金荣?”

黄金荣连忙答道:“报告长官,在下便是。”

杜宣说:“进屋谈吧!”

黄金荣一听不是马上要逮捕他,赶紧说:“长官,请进!请进!”

黄金荣请杜宣步入客厅,上坐,而他自己仍垂手低头而立。杜宣请黄金荣也坐下,他这才坐下。

杜宣刚坐定,黄金荣马上请人送上一只金表。这只金表,配着一根金链,金光夺目。黄金荣打开金表,指着底盖上的一行字,让杜宣细看:“金荣夫子大人惠存弟子蒋中正敬赠”。

黄金荣说:“长官,这是我的罪证。人民公敌蒋介石拜我为师的时候送的。现在交给贵军。”杜宣收下金表,开始对黄金荣进行训话。他代表上海市军管会,要求黄金荣必须老老实实,服从人民政府管教,不许乱说乱动;要求黄金荣必须对所有门徒严加管束,不得进行破坏活动。

杜宣警告黄金荣,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家中。如果发现他的门生在上海滋事,唯他是问!

黄金荣知道军管会没有逮捕他的意思,又连声答应。他感动地说,“我贩过人口,贩过鸦片,绑过票,杀过人,各种坏事都干过,贵军对我竟是如此宽大,不关不杀”。他非常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他网开一面,不予逮捕,并保证不在上海闹事。

在“大世界”门前扫地

黄金荣松了一口气。可没多久,他的神经又绷紧了。那是在1951年初,声势浩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了。一封封控诉信、检举信,寄到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坚决要求镇压青帮头子黄金荣。

上海市人民政府召见黄金荣,向他说明既往政策不变,但要求写一份悔过书公开登报,向人民认罪。

1951年5月7日,黄金荣口授,他的属下龚天健捉刀,写下《悔过书》,送交上海市政府。

黄金荣的这份自白书对上海的流氓们起到了震慑作用。为了表示痛改前非的决心,黄金荣开始在“大世界”门前扫地。他扫地的照片见报之后,产生极大的震憾,尤其是诸多帮派头目,看到黄金荣这样的流氓大亨都威风扫地,低头认罪,也就纷纷向人民政府交代罪行。

1953年6月20日,黄金荣在上海病故,终年86岁。上海滩另一个流氓大头目、比他小20岁的杜月笙,反而先于他,在1951年病故于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