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0 14:41:31 来源:
0


\

春光微寒,老农孤凄。

近日,养老问题成为两会热点,焦点集中在企业与行政事业单位的差距、延迟退休问题以及养老金贬值问题。老农民的养老问题,被有意无意忽略。

事实上,在中国的养老问题上,农村老人养老金过少才是最大的不公。养老金并轨,国家不能遗忘老农民。

在大众还在争议企业养老金与事业单位养老金、公务员养老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数以亿计的中国老农民,根本就不存在"退休"一说,真实社会等级与制度安排,让他们一生只能干到死,或者是干到失去劳动能力为止。这是中国多数农民一生的宿命。

而在养老问题的资金安排上,国家对于老农民严重不公。

2014年,中国的养老金总支出已突破2万亿,其中行政和事业单位的养老金约耗费几千万;企业制度下的退休人员,约耗费掉接近2万亿;剩下则是农民,仅耗费约1000亿。

2014年,中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已超过2亿。而同期,中国的城镇化率达到了54.77%。但是,养老金是按身份领取的,很多来到城市里的农村老人领不到城市养老金,仍然按照农村标准领取。由此,应按照户籍城镇化计算,而当下中国户籍城镇化率约为37%。中国超过60岁以上的农村老人以及其它领取农村养老金的总人数,应在1.3亿左右。

按照并轨后的养老金领取办法,据测算,企业退休人员的基本养老金已提升到2000多元。不仅跑赢了CPI,也跑赢了GDP。其中,最高的北京市已超过3000元。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也将实现"11连涨"。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的退休金,虽然各个城市发达程度不一样,但平均下来也有4000元左右。

相比较而言,老农民的退休金则少得可怜。此前,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每月仅有55元。而未来,农民的基本养老金将提高到每月70元,纵使如此仍然是杯水车薪。部分富裕地区,农民养老金要稍高一些,例如,江西标准为80元每月,而苏州就超过了200元每月,但综合而言,多数地区此前还是以55元为主,未来也将以70元为主。70元对4000元,100个老农民的平均身价,仅仅顶两个老官员。

在目前的物价水平下,每个月70元根本无法保证基本生存。可以算一笔账:一个不再能劳动的老农民,假如停止种田,米面蔬菜、用电以及其它基本生活用品都花钱的话,70元甚至连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以当下的物价水平而言,农村老农民的养老退休金至少需要涨到1000元每月。

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之所以被掩盖,是因为他们有孝顺的好儿女。农村老人的子女补贴,成为老农民养老的最主要来源,国家的付出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一旦青年农民收入减少,其赡养老人的压力就十分沉重。

当下,养老金的并轨,不仅要实现企业人员和事业单位、行政人员的并轨,还应实现城乡并轨,国家不能亏待了老农民。差距可以有,但动辄数十倍的差距就是巨大的不公。

此外,国家重视和弥补农民养老问题,绝不仅仅是一个社会问题,更是一个经济问题。振兴农村方可造就内需。

最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连续下降,传统的依靠投资的模式已经从此前的灵丹妙药逐步失效。中速将成为新常态。而从2013年以来,消费对于经济的贡献已超过50%,未来,三驾马车中,内需将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动力。

而随着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初步实现了国强,下一阶段的任务,就是民富。提升国民收入、实现消费升级成为必然。而强有力的消费市场,亦是中国实现产业升级的前提。同在亚洲,日韩实现产业升级就建立在国民收入倍增的基础之上。未来,中国还需要实现新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而其中提高农民的收入尤其迫切。

一直以来,中国存在着严重的城乡分割、城乡差距。乡村的塌陷制约了乡村消费能力的提升,不利形成统一的国内消费市场。乡村的成长,就是国家的成长。乡村的振兴,就是城市的自救。

当下,城市和农村居民的消费,在国内消费市场的占比约为2/3和1/3。农村养老以及其他社会保障的缺失,是农村消费不足的重要原因。未来,国家若能担负起农村的养老问题,解决农民的后顾之忧,将大大提升农村消费能力。在全球范围看,城乡差距仍然存在,但区别已经很小,而中国的城乡消费还存在约两倍的差距,如未来农村消费达到城市消费的四分之三以上,则中国整体的消费市场将增加六分之一左右,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

由于老龄化的压力,国家的养老金日益逼仄,但并非没有空间。其一是开源,也就是通过整个社会的增量财富更多向农民养老倾斜。其二是节流,这方面有三处巨大的经费可用,一是国企收益,未来多拿出一些充作养老基金,少给国企员工发福利,不能让国企成为管理者的禁脔;二是反腐基金,打老虎,拍苍蝇,收缴国库的贪污资金应部分让民众分享;三是简政放权释放的空间,尤其是减少财政供给人员,少养一些官员,国家仍可正常运转。

国家兴盛,需要责任,也需要远见。对于老农民的养老负责,表面看多了一些付出,长久来看,是造就内需的明智之举,最终提振经济,创造更多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