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19 17:21:36 来源:
0


\
 

    知青已经是一个特殊群体。近几年的知青热几乎形成了一种极具特色的“知青文化”,大量的文学作品,不同规模的知青聚会,各种各样的回顾展览,形形色色的互访活动都深深蒙上一层浓郁的知青色彩,连吃的问题也独树一帜。
 

在各大城市中都能看到与上山下乡相关的酒楼饭店“老知青酒家”,“黄土地酒家”,“红土地酒家”,“黑土地酒家”,“老三届食乐成”,“爬犁房”,“白桦林小屋”五花八门。我们天津也有,“梦蹉跎酒家”;“车轱辘酒家”,“关东大酒店”“老三届酒家”,建国道有一家较大的知青饭店,五大道上也有个小的知青饭店,在街巷中还有“知青包子铺”,“大土炕饭馆”等等。许多菜名也独出心裁,小葱拌豆腐叫——插队落户,木耳炒白菜叫——上山下乡,小鸡炖蘑菇叫——知青之夜,哈尔滨有一道菜叫“老三届大团圆”,把鸡,鱼,虾配上番茄,辣子苦瓜,菠萝,混在一起酸,舔,苦,辣五味俱全,足见知青们用心良苦。

知青们的这种需求也把当年下乡地方的一些土特产品引上餐桌,东北菜,手扒肉纷纷登场。“北大荒”,“蒙古王”,这些昔日无人问津的酒,也身价倍增,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知青们的青睐。吃也要吃知青味,吃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