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2 11:57:22 来源:
0


\

汉字的“鲜”是鱼与羊的合一。追朔历史,牛羊曾几何时乃是北方民族的主食,而鱼虾则是南方民族的主食,这南北一交融便产生了美食者们所抬爱的“鱼羊鲜馔”。
 

椐说,鱼富含磷,对大脑的聪明及繁育后代有莫大的好处,但古人不知道磷为何物,对鱼的兴趣仅充腹而已。但是,临渊羡鱼,鱼是到不了嘴的,退而结网,才是正经!所以,为了充腹,对鱼必取之有道方可。

于是便有了网捕叉刺勾钓乃至竭泽而鱼等方式传世。这当中唯渭水之滨的姜尚姜子牙所传方法最文明,最普及。流传后世久而久之,其功能也由最初纯为充腹,渐变成了一种娱已娱人的赏心乐事,兼具高雅娱乐功能了。且听文人们咏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却只为了;’桃花流水鳜鱼肥”!四大名着之首《红楼梦》,亦有“占旺相四美钓游鱼”之章节,连身处深闺之中的官家高楼小姐们都来钓鱼玩乐,还用来做“占旺相”(看谁运气好)的游戏!可见其普及程度之一斑!更有令人叫绝的是,甚至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之际,还有“孤舟蓑笠翁”,在潇洒地“独钓寒江雪”,其精神可佳之处,可谓是登峰造极了。虽有杨卅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对此大发牢骚曰;“可怜大地鱼虾尽,犹有垂杆老钓翁”!但巧取总归好于豪夺,毕竟是“愿者上钩”嘛。

而且,这钓鱼竟然还有奇特的衍变:钓鸟!

在我们那边的三河闸上,墫水位高低,有时须有节制地放水。放水时刻若在泄洪口旁观看,端的是震撼人心!水从闸上呼啸而下,水花飞溅如散珠似碎玉,那情景,}r毫不亚于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大瀑布!人一到边上,听着那奔腾咆哮的水声如群狮怒吼,不由自主的心就拎拎的,稍倾便感心血翻腾如潮,无端精神高度紧张,心脏不好的人都受不了!离开后倘且能感觉不知何时己是一身冷汗,恍如五脏六腑都被荡涤了一番,但觉心胸是无比的开阔,一派心澄神明,飘飘然身如登仙之感!

就在这人工瀑布中,时不时有小鱼顺流而下,这就引来了几多鸥,鹭之类的水鸟翻飞于瀑布水花之中,抓鱼吃!有道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里却是水禽捕鱼,有人钓鸟在后!也不知是什么人最初想起的,又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实施的,或许是受了钓鱼的启发吧,有人钓起鸟来!我们看到过当地的伢子,就这么弄个竹竿扣个长绳子,绳头上拴个穿在鱼肚子里的竹卡子,一下一下地扔进瀑布水花中,神似被水冲下来的沍儿,有鸟儿不知凶险,一头冲过去,一口猛吞之下,鱼是进了肚子,竹卡子却随之卡住喉咙,正应了那句为贪口而丧生的古话。被那些伢子笑咪咪地拎回家充我荒腹去了,常见被钓住地是一种头长的像鸡头,脚杆却长长脚爪却肥而大象鸭脚,特适合于在浅水泥沼中奔跑,却呆头呆脑,远不如其它鸥鹭之类的灵动活泛,在当地称为章鸡的水禽。我们至今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对于它当地还有个乡土俚语:做事象章鸡打草!用来形容那些办事不认真,丢三拉四的人。

小插曲钓鸟奇观谈过,再回到取鱼上来。我们插队时所看到当地人那取鱼之道——罩鱼。亦是不见经传,更无从稽考的。

那年春夏之交,青黄不接之际,农活极苦,且油水不足,人们倍觉劳累,都是硬撑着在干活。一天中午临收工,队长也许是看到大家伙士气低落,仿佛下了很大决心地一咬牙宣布:“罩鱼会餐!”顿时,人们精神大振,情绪沸腾:一件大好事来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是心情大好兴高采烈的样子。女人们在公场上忙着扒稻,机米,簸糠,烧饭,一派忙碌祥和之景。男人们则立即奔回家背上大罩,直奔南大塘,顾名思义,这是队里最南端的一个大塘,它地势最高。主要作用是承接电灌沟放下来的水,然后再根据需要放到队里的稻田里,是个过水塘或说是小储水库。既然是过水,也就不适合养鱼什么的。但是在这水乡地区,只要是水面,不管养不养鱼,它都会无中生有的自己冒出鱼啊虾的来。有一年队里人发现这个塘中老是有大鱼窜窜的吃小鱼,以为塘中来了乌鱼,想到如果不清了这乌鱼,让它把小鱼吃光了,可不行!尽管塘中没放养鱼,可他每年自然而生的鱼也能让人们过年时分分,于是便开始出塘,结果没见几条乌鱼,却是出了条大青鱼,40斤!一条大头鲢子,22斤!其它的杂鱼很少,倒是应了大鱼吃小鱼之俗语!由于当时不逢年不过节,队里便把这些鱼拿上街去卖,结果小杂鱼卖了,大鱼因太大围了多少人看,就是卖不掉,当下特地把两条大鱼剁成一段段的卖,还是没卖掉,县城人不认这要成精的大家伙,最后只好带回来,队里人自己会餐,那大鱼块子豆腐般鲜嫩,给我留下极深印象!

人们扛着罩来到塘边,我得先介绍一下这罩是啥玩意儿。它是竹编的,呈圆台状,上无盖,下无底,上口直径六,七十公分,下口一米多,高七,八十公分,周围菱形眼三,四公分大小一个。春天养小鸡时,罩住不让乱跑,以防黄鼠狼祸害。平时则是挂在墙上。想不到竟是取鱼的工具。来到塘边的人俱是光着脊梁,只穿个裤头,一个个鱼贯而行下到塘里,站成一排,举起大罩齐齐向水中罩下去,略停一下,感觉有无鱼在罩中,一般情况下,鱼被罩着时,会沿着罩边转着圈直窜,性情暴烈的如乌鱼,黄尖等直接硬撞罩边,有时碰上大点的,甚至是会把罩穿个洞逃之夭夭!如果罩中无鱼,则无啥动静,便双手提起罩,迈出一步,继续向前罩下去。

如此,塘中之人边罩边向前,人们说,这样人越多,越能罩到鱼。倘个把人到外面野塘中去罩鱼,须先用大扁担来回拍击水面,把鱼惊起来再下罩。这和洪泽湖那边的一种小罩不一样,那种罩就象两个直径二十来公分的直筒子鱼篓,上口稍稍内收,下口边是一个个尖头竹批子,可以一手一个,轮番向前罩入水中,且罩鱼时尽量不惊动鱼,才能罩着,适合于冬天罩躲在泥里的沍。而这大罩罩鱼前要用大扁担使劲拍水把鱼惊动起来,而且越是惊的鱼四处乱窜,就越是能罩到鱼,更是一年四季都可以罩!且人少也行,人多也行,通吃!

说着话,人们已走了一小半水面,除了一人踩到一块鳖以外尚无动静。

我正困惑中,有人奏功了!只听一声“鱼撞罩了”!只见他趴在罩口上,双手沿罩里边来回一兜,一条大鱼已在手中。接着塘中乱了套,只听人们大呼小叫,大罩七上八下,你一条我一条,大鱼直往篓里装。原来,鱼被人们赶到一边来了,越向前越多。正热闹中,忽听一人大喊“快来加罩!”队长冲过去,两个罩迭着罩下去,双手在罩中几个来回,水花四溅,已举起条当地称作铜头铁脑的黄尖鱼。大家纷纷赞叹队长的好身手。据说罩鱼最怕碰到它和鳜鱼,它头硬力大,弄不好会蹦出罩口,传闻曾有人被它蹦出来撞伤过肋巴骨,再不就是干脆将罩穿个洞落荒而逃,而且它逃跑过程中要是碰到人,碰到那里那里便是一块青紫!所以一碰到这种鱼,立马要请旁边的人加个罩,双罩它就很难穿通,也难蹦出伤人,但是也难拿了!这就要看拿沍之人身手如何了。而鳜鱼更是历害,皆因它是背鳍锋利如刀,一把掯不住,它背鳍划到哪,哪里便是皮破肉绽,队长却是手到擒来,人们纷纷赞扬队长的好身手,摆到今天,堪称取鱼达人!

不意临上岸时那被捉的鳖,不知怎的从鱼篓里挤出个头来,一口咬住那人屁股且死不松口,疼得他只叫却一动不敢动。笑煞了旁边的人。直到吃着这顿由集体操办的“打气餐”时,还有人戏言,某人付出了血的代价,需让他先对鳖反咬一口。

罩鱼未见过,等鱼更是未所闻。过后不久的一场大雨中,队长忽然来到我们知青屋里喊我们去捉“戏水鱼”。我们立即响应,披块塑料布,扛把锹,提只篮子,冲进雨中。按队长指示,把一个过水小沟筑个土埂,将篮子对着埂上开的小口安好,便守株待兔般守篮待鱼。

队长告诉我们,每逢初夏大雨,河塘里的鱼会遵循某种古老的习惯,向来水的地方逆流上窜,椐说原先生活在大江大河里的鱼都是这样,逢江河发水时,便会逆流向上,途中遇到了坝埂阻拦,还会努力的蹦过去!当然对鱼儿来说,这是九死一生的勾当,而且发水时,往往都是阴雨天,有时甚至是雷雨交加,现在有科学家研究结果是鱼儿们到上游去产卵。但古人不知,见此天马行空地发挥想象,便有了天鼓响(打雷),鱼龙变化以及鱼跃龙门的传说,认为鱼儿如此不畏险阻地逆流而上,是为了变化成尊贵的龙,而这蹦过埂坝的行为,便谓之跳龙门,又见到有的鱼如鲤鱼会变成红色的,加上古代龙比喻为皇帝,一国只能是一个,便想象为,很多鱼跃过了龙门,化龙者只能一个,余皆换上大红官服,当大官了,不过在我们插队的当地,把鱼儿的这种行为,却只是称做”鱼戏水”,把鱼儿们那般庄重严肃的化龙当官之鱼生大事,变成了鱼儿们去做轻松愉快的游戏!并在这种时候趁机要它们的命!不能不让人慨叹,这真是颇有点黑色幽默之况味。

我们按照队长看准的水沟,如此等戏水鱼不费吹灰之力。果然不一会便有鱼从埂口窜过进入蓝中,有的竟迫不及待地跃过埂来落入篮中。须臾雨住,篮中颇有收获。开埂放水时,水将尽未尽之际,忽听的沟中泼剌剌直响,放眼一看,浅浅泥水中一条大鱼扭动着直向前窜。我们大喜,直扑下去,几个翻腾,提起条五,六斤重的大家伙。当晚烧了满满一大锅……

返宁若干年来,鱼也常吃。作料齐全,色香俱佳,却总觉不如当年那“湖水煮湖鱼”香,更没有那般欢快悸动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