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7 14:06:41 来源:
0


\

那是刚下乡时,生产队长严肃训话:“你们知识青年是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要向贫下中农学习,要勤俭节约,每天只准吃两顿,就不要吃夜饭了!”我们愕然:“那饿了怎么办?”队长严厉地说:“刚说了要向贫下中农学习,放倒了就不饿了嘛!”当时我十六岁,姐姐十八岁,正是吃“长饭”的时候。经过一下午的强体力劳动,天黑才收工。又累又饿地回到家,想到队长的话,不敢违抗,洗洗上床,放倒睡觉。什么“放倒了就不饿”,简直是骗人的鬼话!那几天,我们饿着肚子在床上辗转反侧,肚子“咕咕”叫,又冷又饿,根本睡不着。

后来,我们发现天黑收工后,家家户户房顶都冒着炊烟,原来他们是要吃“夜饭”的。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吃呢?饥寒交迫的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了,削了几个红苕,切成片,放点油、盐炒一下,加水煮熟,连汤带水,一人一大碗,“希里呼噜”呑下肚。这下肚子不饿了,身上也暖和了,上床一觉睡到天亮。后来,听说有人告了密,队长很生气,放话说要“理麻”我们。

一天,走村串户挑担换挂面的来了,我们用小麦换了两把面,准备晚上吃。收工后天已经黑了,饿坏了的我们忙着烧水下面。水还没烧开,突然,一个黑影从门外闪进来,吓了我们一大跳。就着煤油灯微弱的光亮,看清是队长的儿子,我们惊呆了。他假笑着搭讪道:“你们在煮啥子好吃的哟?”边说边往灶边走,趁我们不备,一把揭开锅盖。回过神来的我们忙说:“烧点热水洗脚。”他见锅里只有半锅水,环顾四周,也没发现可疑迹象,只好悻悻地走了。我们赶快关上门,闩好,这才放下心来,继续烧水。面煮好了,没有红油辣子,也没有味精、酱油,只是一碗带盐的清汤挂面,这对于饥肠辘辘的我们来说已是美味佳肴了。心有余悸的我们怕有人在外面偷听,小心翼翼地夹起面条放进嘴里慢慢嚼,慢慢咽,尽量不发出声响。吃面不能往里“喝”的滋味你体验过吗?现在想起来都还心酸。

后来才得知,因理解错误,队长误认为知青“接受再教育”就是接受“管制”。经过公社、大队有关领导的帮助,情况才慢慢得到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