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2 11:34:47 来源:
0


\

 

刚开始队里派了两个人给我们做饭。做了一个月后,我们就自己开始做饭了。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搭伴轮着做一个星期的饭。我碰到一个不太爱早起男生,有时候,我起来了,他还没起来。有一次,我起来准备做饭,一看水缸是底朝天,我压住心里的怒火,担起水桶就到河里担水。河边里我们住的窑洞有200米吧。一路上坡,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地往厨房挪动着,我力气小不敢担满水桶。做一顿馒头需要12斤面,揉面时我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每天下来身体就像散了架似的。一个星期过去后,浑身的关节都疼啊!在北京的家里,总是妈妈把饭做好,我放学进门就吃。

第二年,我们的生活状况就大变样了,和农村社员一个样。按每个人一年的劳动所得工分挣的款买口粮。小麦分了76斤(一个星期能只吃上一斤白面了),加上粗粮总共528斤(这只是带皮的粮食,如果磨成面就不足500斤了。那时得到碾子上磨面,无论是小麦还是玉米。后来队里有了磨房我们才不干那活了)。那一年每个工分才0.37元。后来,最差的一年每个工分0.23元,最好的年份一个工也才0.43元。最好的男生劳力,好的年份,除了口粮钱,一年下来能挣70元。女生就惨了,每天到地里劳动,从早(冬季6点多出工,晚上天黑5点下工。夏季就是5点左右就出工了,晚上到8点收工。收秋时节夜里经常加班加点的。)到晚才挣0.8个工分。为了工分,我们知青还和队领导吵过架那!我们女生刚劳动(从早到晚)每天只给6.5分啊!就和小孩的工分一样。经过一番争吵理论,最后女生争取到了8分(男生每天10分)。就是这个8分,一年下来,有时除了口粮钱所剩无几,分红最低时还得贴钱才能把口粮买到。回趟北京(从临汾到北京)火车票11.70元,还得伸手找父母要钱啊!本来我们已经独立了,可经济还是不独立啊!那种滋味好不舒服噢!

一年400到500多斤的口粮根本不够吃的。在农村,每天的体力劳动是很强的。为了能省点,大伙轮着回家小住一段。每年每人分的炒菜油只有一斤。那时的商品极度的匮乏,在小县城里,油,酱油,黄酱是买不到的。粮油是按户口供应的。我们每次回北京前都开会分工,谁带酱油膏,谁带黄酱,谁带油,谁带肥皂……

说到这儿还有个笑话那,一年的秋天分油的时候,我们的一个知青老杠(贡永利)开玩笑:“队长,把那桶油都给了我们吧。”“行啊!你要能把这缸(一搪瓷缸子盛油半斤)油喝了就全给你们了!”队长回答。“当真”贡永利说。“算话!”队长回话。队长没万万想到,这个知青真的拿起那缸子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全喝了!社员知青全都楞住了!惊愕!谁也不说话。最后还是我们的知青领导解了围。全大队的人的油哪能我们知青都得了那。还是每人分了一斤的油。

那一年,生活的清苦难以忍受,长时间见不到一点的荤腥,没有油水的饭吃不住强体力劳动的消耗。那种生活让人喘不过气来,都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一个个的男女知青都贼能吃,一个赛一个的。几个男知青实在是想打点牙祭,抓了一只狗,也不知是谁家的。正准备下刀子抹狗脖子时,狗的主人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他的眼瞪得圆圆的,可以看得出两眼冒着怒火的凶光真是怒发冲冠啊!嘴里不干不净地骂开了,摆开了打架的阵势。大有不弄出个所以然来决不罢休之势。这几个男知青傻了眼,还是我们的外交官陈国利一席美言把狗的主人给说的怒气渐渐地消了。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平息了一场风波。去年聚会时有人提起这件事,当事人说:“别提了,不好意思,觉得好羞愧哦。那时人年轻,想解解嘴馋呀,一时冲动……”是呀,那时知青偷鸡摸狗实在是饿的难以忍受,农活又累,肚子里没有丁点油水哇。那时的生活现在的青年人是难以想象的。

为了能生活的好一点,第二年,我们开始在河滩地种上了黄瓜、西红柿、萝卜、土豆、白菜和圆白菜等。还养了两头猪,40多只鸡,要是公鸡过年时就宰了吃。猪除了吃肉,还能炼些猪油可以炒菜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噢!在当时还真的为我们单调灰色的生活增添了些绿意那!

这里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都有大骨节病,病得厉害的人两条腿不能打弯下蹲,人的个子也长不高。我们害怕得病,想早些离开窑洞。第二年队里包工给我们盖12间房子。贡永利、赵瑞祥等几个男生从上山伐树到做床都是自己动手做。终于能住到了房子。刚住到新房时大伙高兴的手舞足蹈。

我们憧憬着未来,心中充满着天真的喜悦,为祖国的建设而劳作着。

知青在社会底层的经历,反差极大,他们虽然在农村里做了偷鸡摸狗的事,有的是因为好玩,有的是因为饿极困极。知青毕竟了解了中国农民的生活和他们的企盼。农民和知青发生过这样那样的冲突,但他们相互之间有着同情,他们的感情在困苦中得到了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