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8 14:53:53 来源:
0


\

 

那个年代一批城市知识青年或下农场或插队农村的真实故事。我是那个年代的其中一员,虽然比他们远离大都市、吃窝窝头、睡通铺略微幸福点,但每每回忆起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酸甜苦辣涌上心头,有时甚至潸然泪下,难以自已。
 

我是1976年从现在的新密苟堂高中毕业后下乡的,说是下乡,其实就在这个乡生活,基本算是搭上了知青上山下乡的末班车(1977年最后一批)。我属于插队到农村的那一类。按照当时的要求是下乡到苟堂小刘寨大队某个生产队的。凭借着我母亲曾在该大队当过驻队干部的关系,我并没有直接插队到生产队“战天斗地”,而是到该大队的村办造纸厂,算这个大队的知青,拿着工分在造纸厂干活,每月有6元的收入,加上当时上级每月给的12元钱知青补贴,每月18元算是“高收入者”,令当年下到苟堂的其他知青很是羡慕。

我就是用这样的收入买了人生的第一块“宝石花”牌手表。我在那里学会了吸烟,学会了喝酒。那是因为所在的造纸厂是“三班倒”,有时上夜班,凌晨两三点钟时,实在难熬,老师傅说,弄一支烟抽抽就不瞌睡了,我试着抽了几次,果然效果不错,就这样慢慢上瘾了,一抽就是30年,直到前几年才戒掉了这个毛病。喝酒也是如此,每月发薪水和几位师傅凑到一块,花上几元钱就可以觥筹交错,美美地喝上一次了。

从1976年10月下乡到1978年12月当兵离开,我在这个造纸厂干了两年,和这里的父老乡亲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仍不时和他们有着联系,在那里学到了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丰富了人生阅历,还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令我终身难忘,这里撷取几个有趣的故事,以飨对这段历史感兴趣者。

平生第一次送礼就发生在我当知青的时候。记得是知青生活的第一个春节,当时市场上猪肉供应十分紧俏,我所在的造纸厂为了和纸箱厂搞好关系,春节前从农村高价买来几头猪,在造纸厂的大院内架起了大锅杀猪,猪肉分送几家关系好的纸箱厂。有一天,厂领导突然找我,说是要派我去出一趟公差,我很是高兴。领导交代这次出差任务十分简单,就是要将一块猪肉(约50斤)送给湖北安陆某纸箱厂厂长,并给我说了如何坐火车、如何转汽车,等等。

次日我便踏上了征程。晚上乘火车,天亮转汽车,在一天上午8点多便来到了要去送礼的纸箱厂。进厂门看到,几个厂领导正在办公室门外说着什么,好像是他们刚刚开过晨会,我匆忙问道:哪位是厂长。其中一位说:我是。我便不假思索地说:我是河南密县某造纸厂的,我们厂长说要过年了,给你送点猪肉来。当着几个厂领导说给厂长送礼,可以想见厂长当时有多尴尬,不过厂长就是厂长,领导就是领导,人家随机应变说,同志们,快过年了,密县某造纸厂派专人给我们送来了猪肉,快拿到食堂给职工改善生活。礼是送到,可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不言而喻。回到厂里之后,我向领导汇报了送礼的过程,领导劈头盖脸把我训斥一顿,哪有送礼送到办公室呢?我说那该怎么送?领导说,应该请人家到你住的旅馆去拿才是。我恍然大悟。时隔半年,湖北那个纸箱厂的厂长造访,说起了这件事,两位厂长哈哈大笑,说我还是个孩子,不知道如何送礼。这件事丝毫没影响两个厂的关系,甚至更好了。这也是令我欣慰的。